半熟财经虚拟偶像专题_创幻科技CEO陈坚访谈实录

近日,创幻科技CEO陈坚接受了知名媒体半熟财经的专题文章“永不“塌房”的虚拟偶像,正在抢流量明星的生意”的访谈。部分访谈内容如下:

从2019年以来国内外众多公司不约而同地推出许多虚拟偶像,虚拟偶像是由电脑图形化、AI、运动捕捉等技术制作,拥有完美形象、鲜明人设的数字化产品。它们大多是类似于真人明星的俊男靓女,唱歌、跳舞、直播都有模有样,别具魅力,这些虚拟偶像有些一出道就坐拥时尚、综艺、舞台、广告等各大领域的资源,除了成为明星的替身,也对他们的领地发起了进攻。各类资本蜂拥而至,成为偶像时代新宠儿。

一个周末的晚上,B站的虚拟偶像“菜菜子Nanako”,正在跟70多万观众聊脱口秀,她的中之人(虚拟偶像背后的真人)正是“小品女王”蔡明。这位1990年代的顶流明星,正在通过虚拟偶像延续她在00后粉丝群体中的艺术生命。


2020年“菜菜子Nanako”开播半小时内就拿下百名“舰长”(B站直播间付费特权)订阅,刷新虚拟主播界的最快纪录。

和真人爱豆一样,虚拟偶像也可以坐拥百万粉丝、签下大牌广告,甚至登上《时代》榜单。在国内虚拟偶像势头正劲,接代言、上春晚、参加选秀、直播带货,忙得不可开交。

“虚拟形象是皮,中之人是虚拟偶像的魂。”提供虚拟偶像业务服务、多次与B站合作的广州创幻数码科技有限公司CEO陈坚分析道,Vtuber给用户提供了非常好的想象空间、介于虚拟与现实之间的独特体验,既保留了二次元虚幻而唯美的设定、有趣的氛围感,又因中之人的存在而具有真实人类的灵魂和高度的互动性。

虚拟偶像的声音来自中之人,但中之人的角色并不仅仅是配音。除了音色要符合人设,性格最好也与虚拟偶像相似。“虚拟偶像会有很多脱离剧本的表演,需要中之人自行发挥,如果性格差异太大,自由发挥的话可能会有OOC(out of character,即脱离人物原来的性格)风险。”配音演员徐静(艺名“小连杀”)说。她的工作室最近正在给签约的配音演员们做虚拟形象。

为了保持虚拟偶像本身的独立性与个人隐私,中之人的身份较少对外透露。二次元爱好者小于告诉笔者,“不准挖中之人”是V圈(即Vtuber圈)的规则。虚拟形象就像是中之人的面具,但中之人呈现的也并非完全虚假的自我。创幻科技旗下虚拟偶像“Naru”的中之人曾表示:“我会在(扮演)Naru的时候,更加地开朗一点吧,就是把内心的自己释放出来了。”可见戴上面具,何尝又不是摘下面具。


创幻科技旗下的部分虚拟偶像

随着技术成本的降低,你也可以成为Vtuber。现在Vtuber的准入门槛甚至比普通网络主播还要低,任何人只要套个皮就都能做。”小于说。依靠动作捕捉、面部捕捉设备,中之人可轻松操控虚拟形象的动作、表情。

3D建模与动捕技术的进步降低了入行成本。类似创幻科技、中科深智这种提供技术打包方案服务的企业,通过提供素材库等标准化的方式,使得动作、表情的变化并非必须使用动捕、面捕设备。

据陈坚介绍,打造Vtuber可以先有虚拟形象与人设,后有中之人,也可以为中之人量身打造虚拟形象与人设。虚拟形象的塑造一般要经过策划、原画、立绘、2D/3D建模、渲染等,费用包括立绘、建模、直播软件、图像制作以及电脑等硬件设备。

理论上,任何人都能够制作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人。不少虚拟形象定制的网店已瞄准了这一风向,从原画设计到建模等服务,价格多在千元左右。笔者以消费者的身份向一家制作Live2D模型、月销2000多单的网店咨询时,客服表示一般难度的模型从下单到完成在54天左右,立绘、建模等一条龙价格在2200元,并可实现人物衣服与头发的摆动。

创幻科技即将推出的一款新产品,将降低直播软件的价格,个人能免费使用针对Vtuber日常直播等轻量应用场景研发的版本,支持摄像头面部捕捉、Live2D模型以及基础的虚拟直播功能。目前,该公司准备面向个人客户推出1.25万元至1.45万元的2D模型直播服务,如果使用3D模型则需再加8000元。面向企业客户的定价价格更高,服务也更多样。

市面上正涌现出各种虚拟直播软件。峰瑞资本副总裁陈哲认为,若没有长期壁垒、提供差异化的技术方案,技术服务有可能陷入价格战。对此,创幻科技准备将软件和大量合作硬件进行捆绑销售,分不同产品线以适应不同的应用场景和用户群。

2020年疫情期间,虚拟偶像做起了带货直播,淘宝直播更是宣布重点扶持。消费者目前还可以在2000多个淘宝直播间看到AI主播,可以24小时不间断直播。它们介绍商品、发优惠券,还跟入场的用户打招呼,叫他们“宝宝”。

淘宝直播上的AI主播

在贴吧,已经有网友在推销面向电商店家的虚拟直播软件,声称让虚拟形象在真人下线后“站岗”,既收割平台夜间流量,又避免录播封号。广州一家科技类初创公司销售负责人告诉笔者,该公司的虚拟主播软件根据功能的不同,年费在几千元到1万元左右,最便宜的一款软件为3499元/年。

不过,类似于真人秀场的直播仍是国内Vtuber的主要变现模式。据陈坚透露,直播普遍占到国内Vtuber收入的90%乃至100%,这种过度依赖导致盈利困难——由于直播平台、中之人分成、团队的费用、技术与制作的成本,即使直播做得很好,一个月几万流水的主播也只能勉强维持收支相抵。

陈坚介绍道,国内在某些技术上已经超越了日本,工业化程度也成熟很多。他认为现在的市场,技术已经足够,当下技术的发展主要是量的优化而非质的飞跃。与日本的差距,主要在商业化程度。

目前,能够让虚拟偶像变现的渠道十分有限。“虚拟偶像被大家锁定在了既有渠道中,比如去B站直播、去抖音发短视频、去微博发照片。国内没有为虚拟人而生的平台,反而是虚拟人去贴合已有平台的属性。场景不够丰富表明对变现路径和目标用户的划分不够清晰,不利于持续产出高质量内容。有很多虚拟偶像出现几个星期就消失了。”陈燕说。

创幻科技正在尝试降低虚拟偶像线下演出的成本,以此盈利。该公司在上海建立了全息剧场,通过公司独创的远程数据传输模式,大幅降低演出的执行成本,陈坚表示“做一场小型的LIVE HOUSE演出,其实都能盈利”。与洛天依演唱会超过2000万的总成本相比,场地费、技术制作成本上要低很多。这种传输模式也使Vtuber得以分身,让每一个剧场都变成直播现场。


创幻科技的全息剧场

但虚拟偶像并非完全安全,它的发展依然和真实人类深度捆绑——“只能说是具有一定的可控性,但是它们背后的真人存在各种变数,因中之人的变动而闹出的事故也不少。”陈坚说。

真人也不能全天在线,直播效率较低。使用真人更像是对当前技术条件的妥协,未来虚拟偶像应多进行IP衍生授权和开发,转化为数字资产,与真人明星形成差异优势。

关于创幻

创幻科技作为国内占市场有率第一的虚拟直播服务商,已服务300+企业级客户,包含bilibili、酷狗、字节跳动、快手等知名企业。创幻超次元平台提供一体化全栈式虚拟偶像服务,覆盖技术、内容、运营、商业化等各环节,均处于行业领先水准。

版权保护:本文由半熟财经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http://www.acgvr.com/news/article/2436.html

相关新闻

如何成为虚拟主播
联系我们

- 联系我们 -

商务需求请邮件或电话联络

  shangwu@acgvr.com
  020-38936421

- 工作时间 -

周一至周五  9:00-18:00

周末、节假日休息

小程序
关注微信小程序
返回顶部